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汽车自助保养网 网站地图 热门标签
您现在的位置:机油三滤 > 要账遭拒,在对方大门上泼机油

要账遭拒,在对方大门上泼机油

高校毕业后,大学生要么投身于工作中,要么选择读研究生继续深造。可是对于日照市东港区的金仁斌来说,虽然今年刚毕业于江南大学轻化工程专业,但他却无心工作,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筹钱为患有白血病的老父亲治病。为了给父亲治病,金仁斌多次放弃待遇优越的工作机会,四处奔波筹钱,只是为寻找到医治父亲疾病的良方。“可是目前约50万元的费用难倒了我,真心希望能为父亲筹集到这笔费用,我也真心急切希望得到好心人的帮助。”金仁斌表示。

带白血病父亲北上求医

据金仁斌介绍,他父亲金和昌在2013年3月份被诊断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属于C期,医生当时说只有两年的寿命。

“父亲刚生病的时候,我还在学校读书,为了给父亲购买初期治疗的化疗药物‘瘤可燃’,我跟朋友借了一部分钱加上自己兼职挣的钱,手里拿着两万元跑到香港,买了20瓶药物,只是维持住父亲的生命。”金仁斌告诉记者,可是今年端午节后,父亲再次检查血常规,发现白细胞增加很多,是正常人的好几倍。同时,血小板数值只有25,正常人至少是100以上,这说明他父亲的病情已经很严重,可能已经向恶化的方向发展。

看到这一报告,金仁斌心急如焚,后来通过新闻报道和查阅资料文献得知,在北京和上海有两家医院,都有一种cart治疗的方法,专门针对淋巴b细胞瘤类疾病,极有可能治愈父亲的疾病。最终,金仁斌选择北上求医。

为父亲治病放弃工作

在同学眼中,金仁斌是个优秀的年轻人,为了父亲的病情放弃了很多工作机会。据其同学田歆介绍,金仁斌大三暑期间曾在一家法国公司实习,表现优异,深受公司领导和同事的认同。但当时由于父亲金和昌严重高烧,再次入院治疗,金仁斌决定放弃工作,悉心照料父亲。而当时,公司已经确定要留下来他,离其正式转正只有4天,可是金仁斌却放弃了这份工作。

“自那之后,父亲一直住院到大四开学后的前两周,父亲的体温渐渐控制住了,我便又回到学校上学并找工作,很快就拿到了苏州明基、南京苏美达、上海东兴等13个企业的录用通知,但为了父亲的病情,我并没有和任何一家公司签约。父亲的病没有好转,我也无心工作,一定要想办法把父亲的病治好。”金仁斌表示。

无力支付高额治疗费

得知北京肿瘤医院有独特的治疗方法,金仁斌的内心无比激动。金仁斌告诉记者,这种名为cart治疗的方法,是目前最好的专门针对淋巴b细胞瘤类疾病。父亲体内细胞的抗原和医院里针对治疗的都是CD19,这说明父亲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治愈。这种治疗总共分三期,治疗费要至少36万元,加上其他的费用总共大约花费50万元,这对他的家庭来说是一笔巨额的费用,苦于没有这么多钱治疗,所以只能一直拖着。

“以前在我父亲生病的时候,同学们想为我捐款,我不同意,因为害怕欠下人情。然而,这次我实在无能为力。毕业后,自己一边带父亲治疗,一边发起网络捐助项目,希望为父亲筹集到这笔费用,我也真心急切希望得到好心人的帮助。”金仁斌表示。

最后,金仁斌告诉记者,捐款人可以打开微信钱包,选择腾讯公益,之后搜索“毕业生”,出来的第一个项目“毕业生为慢淋父治病”,点开选择捐款即可。此外,所有到账的汇款都是由灵山基金会和腾讯公益基金会共同保管,每一笔治疗费用都会和医院联络。每一位伸出援助之手的爱心人士可随时拨打金仁斌的电话17706338222与其联系。

文/图 记者 孙亚林

声称对方孙女欠自己2000元钱,岚山区中楼镇的16岁少女刘某纠集了两个“小姐妹”,一起跑到刘老汉家要账,在遭到对方拒绝后,刘某越想越生气,不仅跟对方发生了口舌之争,还抱起对方花盆就开始摔,在连续摔坏了20多盆花之后,顺手抄起油桶就往刘老汉家泼机油,还在其大门上写上诅咒侮辱的话,甚至公然在刘老汉家门口烧起了烧纸。

8 月26日,日照市岚山区中楼镇发生了这样荒唐的一幕。记者从岚山公安分局中楼镇派出所获悉,由于刘某三人涉嫌侮辱、故意损毁财物,民警对其处以行政拘留的处罚,但是因犯罪嫌疑人未满十八周岁,且是初次违反治安管理,决定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

女孩称对方孙女欠债

8月26日上午8时许,岚山区中楼镇卢家西楼村刘老汉家,突然闯进了三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女孩一进门便向刘老汉妻子卢某要钱,称其孙女欠了自己2000元钱,希望卢某代孙女偿还。卢某的孙女从小跟着老两口长大,目前在外上班,具体干什么、有没有欠钱卢某二人并不清楚,因此不敢贸然替孙女还钱。据卢某介绍,在此之前,这个刘某就曾经来家里要过钱,但是因为没联系上孙女,担心被骗的老两口并没有给她钱。

刘某称,她跟卢某孙女娇娇(化名)是以前的同事,有一次娇娇着急用钱跟她借了2000元钱,她还有娇娇写的欠条。听刘某说明来意后,卢某就领着三人找到了正在干活的刘老汉,但是刘老汉坚持要等孙女回来再还钱。双方因为是否还钱的问题越吵越激烈,最后在卢某的劝解下,双方停止了争吵,刘老汉也没有理会三个女孩,又开始了劳动。

在门口写下侮辱的话

想到自己打车来要钱,跑了两次却没有要到钱,刘某越想越窝火,便再次来到刘老汉家。看到刘老汉家门口摆着很多盆花,越想越气的刘某抱起一个花盆就摔到了地上,跟她一起来的王某、尹某也开始摔花盆,三个人很快将门口的20多盆花摔了个稀巴烂。摔完花盆之后,刘某又开始捡石头砸刘老汉家门口的摄像头,迟迟没有砸中后,刘某又用棍子把门口的摄像头跟灯泡捣烂。

仍然不解恨的刘某看到刘老汉门口有一桶废旧机油,就顺手抄起油桶把机油全部泼到刘老汉家大门上,随后还找了一个刷子在大门上写满了咒骂侮辱的话。还不解气的刘某又到村商店里买了两捆烧纸、毛笔和墨水,先是用毛笔在刘老汉家对面的墙上写侮辱咒骂的字,接着刘某指使王某跟尹某拿出打火机,公然在刘老汉家门口烧起了烧纸。

民警劝说认识到错误

在此期间,有路过的村民看见刘某三人把别人家门口折腾得不像样子,便过去劝阻她们,没想到三人不但不听还振振有词。闻讯赶来的刘老汉一看刘某三人这架势,立即打电话报了警。接到报警后中楼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并进行了调查取证,并将刘某三人和她们作案用的毛笔、墨水、打火机等物证带回派出所调查处理。

在证据面前,刘某三人虽然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但仍然坚持自己“教训”刘老汉的行为没有错,在民警的劝说下才逐渐明白了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最终,刘某因涉嫌侮辱、故意损毁财物被行政拘留12天,王某、尹某因涉嫌侮辱、故意损毁财物分别被行政拘留10天。但是由于三人虽然已满十六周岁,但未满十八周岁,且是初次违反治安管理,决定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

记者 侯彦平

莒县龙山镇王某在同村张某南屋建设帮工过程中碰触高压电身亡,其家人将张某及供电公司告上法庭。近日,莒县法院审理该案件,受害人自负30% 的责任,三被告方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9万余元。

2014年3月21日,被告张某家中翻建南屋,受害人王某在内的十几位同村村民为其帮忙施工。施工过程中,被告张某经人介绍找到被告陈某驾驶吊车为其吊运水泥、沙石等材料预制平房顶。3月22日上午,被告陈某驾驶自己的吊车到达施工现场,下午3时40分许,被告陈某在操作吊车时吊臂接近高压线,受害人王某在操作吊臂末端吊斗时不慎将钢丝缆绳连带吊斗一起拉出,使得吊臂上端的缆绳碰到高压线,导致其触电死亡。后经法医鉴定,王某系电击死亡。王某的家人遂将张某、陈某及供电公司告上法庭。

庭审中,双方就责任划分、赔偿主体履行义务方式产生较大争议。在责任划分中莒县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受害人王某无偿为被告张某帮忙翻建房屋,双方形成帮工与被帮工关系;被告陈某以自己的吊车和专业技术为被告张某翻建房屋运送建筑材料,双方形成承揽合同关系。

受害人王某应当预知高压线下进行施工,尤其是吊车吊臂已高出高压线时,操作吊斗不当会导致的危险后果,但其在吊车吊臂已高出高压线时不慎将吊车钢丝绳斜拉触及高压线,是导致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受害人王某自负30%责任为宜。

被告张某在翻盖房屋过程中,未经电力管理部门许可,就让被告陈某在高压线附近范围内进行施工,忽视安全隐患。对受害人王某造成的损害,以其承担30%的赔偿责任为宜。

被告陈某作为承揽人,在受害人王某没有采取绝缘措施情况下,其操作吊车使吊车车臂顶端完全放开超出高压线,具有高度危险性,违反安全注意义务继续操作吊车致使受害人触电死亡,具有过错,承担30% 的赔偿责任。

被告供电公司系涉案线路产权人,对高压触电损害承担无过错责任。被告张某翻建的房屋在高压线保护区之外,且晚于高压线的架设,其架设高压线的行为也不具备违法性,但是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损害后果是由受害人故意或不可抗力造成的,故被告供电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综合考量后,法院确定由被告供电公司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张某、陈某及供电公司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9万余元。 记者 孙亚林本报通讯员 王明龙 赵成军

★★ 爱心提示:请记住汽车自助保养网域名 www.zijibaoyang.com ★★
复制地址给好友TAG: